第二章 寒家

    天嵐皇都——明陽城。

    寒冷月站在城門口,看着街上人來人往的場景,一張張陌生的面孔,此時看起來卻很有親切感,不禁有些唏噓。歷經生死過後,不得不說,寒冷月對於這個世界的依賴,又增加了許多,不怕死的人死過一次,也就怕死了。

    後腦上的傷逐漸變疼起來,看來是草藥效果正在衰退,若是再不做妥善處理,到時候開裂了,後果就是寒冷月又得去告訴蒼天:「別絕我……」了。

    在記憶中搜尋了一下寒家的方向,寒冷月匯入人流,朝着明陽城東方行去。明陽城身為國都,佔地面積大,人口多,若不是街道夠寬敞,寒冷月估計一分鐘也走不了一步。

    緊趕慢趕的到了寒家大宅門口,看着這座雄偉的府邸,寒冷月雙目中逐漸泛上激動。

    寒家坐落在明陽城的東方,距離天嵐皇宮只有幾條街的距離。據說當年修築明陽城時,設計師便把東南西北四個城區作為守護中央皇宮的關卡來設計。如今,寒家,墨家,雷家,秦家四大家族,如同西條巨獸,鎮守着四道關卡。

    寒府面積廣大,門牌上『寒府』兩字寫的龍飛鳳舞豪氣沖天,十幾個守衛手持鐵劍,銳利的目光掃過經過的人流中每個可以的人,像是在尋找着什麼,冷酷的目光使每個被掃過的人都心生寒意。

    這便是自己今生的家了嗎?寒冷月有些期待的打量着這座府邸的上限,理了理身上有些血跡的衣衫,擠出那些目光敬畏地看着寒府的路人,快步向寒家大門走去。

    看到有人向寒府走來,守衛們皺了皺眉,想要上前呵斥,但當他們的目光轉移到來者臉上的時候,那一張張常常板着的臉上,少有的露出了驚喜的表情。

    「大少爺,您總算是回來了!」守衛們快步迎上,驚喜道。

    「嗯。」寒冷月點頭,可看見這些守衛明顯一副鬆了口氣的表情,不禁有些疑惑地問:「怎麼了,發生什麼事了嗎?」

    「大少爺,您可不知道,您出去的這一天一夜,杳無音訊,家主派了一大群人全城搜索,都沒找到您,夫人更是擔心的茶不思,飯不想,現在也病倒了,家主大發雷霆,下令把那幾個嘲笑您的傢伙逐出寒家,還處罰了上一班沒能攔住您的兄弟們,要是您再不回來,不知道還有多少人遭殃。」寒冷月雖是修煉廢材,但畢竟是家主一脈的唯一獨苗,如果遭遇不幸,自然可以想像到寒家家主的怒火會有多麼可怕。

    寒冷月深知這件事的前因後果,但他依舊沉默了,心中洋溢着莫名的感動,仿佛有一種被呵護的感覺,張了張嘴,卻發現吐不出一個字來......

    這是......有父母愛的感覺嗎?

    見寒冷月沉默了,守衛們也非常識相的沒有說話,偷偷打量着眼前的寒冷月,但他們的目光掃到寒冷月後腦上的傷口時,不禁臉色都嚇得蒼白了。

    我擦!怎麼剛剛說了這麼久話還沒發現?看這傷口,明顯是致命的啊,一想到這位少爺等下死在自己面前的後果,守衛們渾身都發抖起來,有些結巴地說:「大......大少爺,您您......您受傷了?」

    「是啊,摔得。」寒冷月此刻還沒回過神了,隨口答道。

    摔得!?我說大少爺,您受這麼重的傷,您忍得住倒也罷了,但您也不能在這兒與我們聊這些無關緊要的事啊!您要是死了,屍體可不只有一具!這些守衛都快哭了。

    「怎麼了?」寒冷月此時才回過神來,突然後腦一陣劇痛,無視於守衛們精彩萬分的表情,指着自己的後腦,有些不好意思地說:「對了,我摔了點傷出來,能否請你們帶我去包紮一下,晚了......對身體不好。」

    守衛們差點一口老血吐出三升,只覺心中有無數隻草泥馬在草原上奔騰,你丫現在怎麼才知道你受傷了。其中一個守衛黑着臉道:「要不......我帶大少爺去丹房拿點藥?」

    守衛隊長此刻

相關:網遊:我有諸神賜福 如夢大仙人 我成了大學輔導員 喪屍的東京生活 
最新更新
語言選擇